曹军营寨,了望塔上。

从千里眼中看到上万乌桓骑兵迎面冲来,曹昂有些遗憾的说道:“怎么才来这么点,其他人没动啊。”

庞统:“……”张辽:“……”大少爷,你见谁家打仗连试探都不试探,军直接押上的。

“苏仆延,老熟人了。”

张辽冷笑一声,传令道:“黄老将军,头阵就由你来打吧,领一万大军,迎战。”

“得勒。”

黄忠兴奋的大喝一声,骑着赤兔马,带着万名将士冲出营寨,直奔对面的乌桓大军。

两支大军像两头远古巨兽一般迎面撞来,随着奔跑,速度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很快便冲到了弓箭射程以内。

“射……”黄忠大喝一声,也不管后方将士有没有听到,抬起宝雕弓就是三箭,目标正是冲在最前的苏仆延。

你丫跑的最快,不射你射谁?

三支箭矢如三条吐信毒舌,呈品字形直奔苏仆延而去,苏仆延脸色大变,顾不得多想,本能的侧身倒下藏进马腹。

三支箭矢贴着马背飞过,将另一名乌桓兵射下马去。

一娜清甜蓝色妖姬

黄忠见此,又是遗憾又是佩服的感叹道:“不亏是乌桓首领,此等骑术,服了。”

说完收起弓箭,继续冲锋。

他一射,身后的万余大军同时抬起手臂,弯弓拉弦,将手中箭矢射了出去。

射出之后看都不看,收起弓箭拔出战刀,继续冲锋。

骑兵速度太快,靠近之后一箭足矣,根本不会给你射第二箭的机会。

黑袍军射箭,乌桓兵也没闲着,同样抬起弓箭射了过来。

双方箭矢在半空相遇,少部分相撞跌落,大部分擦肩而过,直接射入对方阵中。

此时,双方的装备差距就显现出来了,乌桓兵骑术高超,却大多穿着皮甲,用单马蹬甚至没有马蹬。

黑袍军虽然骑术箭术都不如对方,可架不住人家装备好啊,双边马蹬可以随时借力,对面人多也不需要箭术多好,拉的开弓就行。

而且黑袍军的弓箭也比乌桓兵精良许多,综合一比较,在马背上长大的乌桓兵反而没人家射的远。

箭雨之下,乌桓兵倒下近千人,黑袍军虽然身着铁甲装备精良,却也倒下百十来人。

箭雨过后,双方如两头愤怒的猛虎终于撞击在一起,黄忠手提长刀直取苏仆延首级。

苏仆延恼恨他刚才暗箭伤人,同样挥舞弯刀砍了过去,弯刀刚一碰上对方刀刃便感觉一股大力袭来,震的他虎口剧疼,兵器差点脱手飞出。

苏仆延脸色大变,连忙勒住马缰退向后方,拉开距离后才不可思议的向黄忠打量过去。

这老头没有六十也有五十多了吧,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还这么猛?

“阁下就是黑袍第二军军长黄忠黄老将军吧,佩服。”

苏仆延脸色不自然的打了个招呼。

黄忠却不领情,一拍马腹直接冲上,说道:“乌桓小贼,看刀。”

这老头不太讲究啊。

苏仆延也是久经战阵之人,知道此时逃跑属于自寻死路,只好再次冲上。

与黄忠连砍数刀,落后许多的亲卫终于赶了上来,苏仆延大喜,连忙缩到后方说道:“杀了此贼,赏牛羊万匹。”

重赏之下有勇夫,亲卫一听,顿时不管不顾的向黄忠冲了上去。

黄忠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也有警卫营的。

警卫营很快冲了过来,与苏仆延的亲卫战作一团。

黄忠趁机脱离队伍,再次向苏仆延扑去。

苏仆延大惊,连忙调转马头跑向远处。

这老头不是人,少招惹为妙。

可惜黄忠胯下骑的是赤兔,没多久便迫进了苏仆延百米之内,然后弯弓搭箭,三箭连射,直取苏仆延后背。

这次苏仆延没能躲掉,被三支箭矢穿胸而过,掉下马来。

黄忠冲上去砍下他的头颅,用刀尖挑到半空吼道:“苏仆延已死,尔等还不投降。”

声若洪钟,震的附近众人耳朵嗡嗡。

黑袍军见此士气大振,冲杀的越发卖力,乌桓兵却如丧考批,士气极速下降。

首领都死了还打个屁啊。

曹军营寨,曹昂兴奋的说道:“老将出马一个顶两,我就说老黄靠谱吧,文远,现在咋办?”

张辽说道:“静观其变,看看对面反应再说。”

对面,单于楼班和一众部落首领齐齐愣住,过了许久楼班才反应过来,不敢相信的说道:“峭王就这么死了,现在咋办?”

汗鲁王乌延苦笑道:“两个办法,第一,退回城中,固守待援,但我们没有援军,城中粮草也支应不了几天,更重要的是,听说黑袍军有一种会爆炸的东西,能将巨石炸成碎片,万一他们把那玩意亮出来,柳城的城门估计坚持不了多久。”

“第二,军押上,与黑袍军决一雌雄,胜了,咱们不但能保住乌桓各部,还能趁机攻进辽东,壮大乌桓,败了,后果大家都知道。”

关键时刻,楼班终于拿出了单于该有的决断,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就打吧,为我乌桓各部杀出一条血路,勇健王,你来指挥。”

“遵单于之令。”

难楼躬身一拜,转身吼道:“军冲锋,给我杀……”一声令下,二十万乌桓大军同时一拍马腹,向对面冲了过去。

二十万大军冲锋,震的大地都在颤抖。

感受着脚下传来的震动,曹昂不淡定了,说道:“押上来了,乌桓这是要玩命啊。”

庞统:“……”这不正是你要的结果吗?”

张辽瞳孔一缩,脸色凝重的下令道:“宋宪率一万大军攻敌左翼,侯成率一万大军攻敌右翼,许褚,铁浮屠准备。”

接到命令,宋宪侯成各率领一万大军从左右杀出,直奔对方军阵。

与此同时,后方辎重队中几辆马车被打开,一群士兵快速上车,将车内的铠甲卸了下来。

仔细一看,这些铠甲竟都是陷阵团那种一千八百二十五枚甲叶组成的身重甲。

除了人的,还有马的。

许褚亲自上前,取过战甲给自己的坐骑套上。

穿好之后,原本棕红色的高头大马瞬间变成了除四条腿和眼睛外,其他部位被铁甲包裹的铁疙瘩。

先给马换,再给人换。

两刻钟后,营中多了八百名武装到了牙齿的精锐士兵和八百匹同样被铁甲包裹起来的战马良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