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周

差不多在李白一行人继续上路的同时,昆葛山的一处烽燧台上。

两名百无聊赖的突施骑哨兵,正一边喝着酒,一边趴在烽燧台的窗口向山下张望着。

“我去撒泡尿,你看着点。”

“嗯。”

其中一名哨兵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另一名哨兵则冲他摆了摆手。

而差不多就在那名尿急的哨兵从烽燧台上下去的同一时刻,那名还趴在窗口的哨兵忽然眼睛一亮。

“哪来的两个和尚?”

这处烽燧台距离地面不算太高,视野也很广,因而坐在里面,能将下方哨所前的动静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这名喝得有些晕乎乎的突施骑哨兵,便看到两名身形高大的僧人正试图穿过哨所的关卡,进入通往碎叶城的道路。

不过很快,一队六人的突施骑骑兵便从哨所内走了出来,将三名僧人打扮的波斯人拦下。

“大概是又是想去长安求见圣上的波斯僧人吧。”

性感糖果诱惑春光乍现

那哨兵又喝了口酒然后撇了撇嘴道:

“老子都还没去过长安……”

可他正自言自语着,两只原本收缩着的瞳孔骤然张开。

只见那山下,两个手持波斯弯刀,周身覆盖着一层纯正青色罡气的人影出现在他的眼瞳之中。

“这两个僧人居然是青罡先天武者!”

那名哨兵满脸惊骇地站起身来。

那两道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试图穿过哨卡的两名僧人。

随后,他便只看到,两抹如月牙般的刀光,如秋风扫落叶般,将六名突施骑骑斩落下马。

在两名青罡级的先天武者的突然袭击之下,六名突施骑骑兵,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狼烟!”

那哨兵瞬间醉意消,一边说着,一边就要起身便要爬到楼上点燃烽燧台上的狼烟,给碎叶城报信。

但他才刚迈出第一步,一抹银光便从他脖颈处划过,随后他那满脸愕然的脑袋,便如皮球般从他脖颈上滚落下来,“咚咚咚”地滚落地面。

“迟了。”

不知何时,一个长脸鹰钩鼻的波斯僧人,出现在了那哨兵的身后,而他手中同样握着一柄刀身清亮的波斯弯刀。

直到这具身体倒地时,那光秃秃的脖颈才“突突”地喷涌~出~血来,可想而知这一刀有多快。

“圣使。”

“圣使”

很快与地面哨所骑兵交手的那两名波斯僧人也来到了烽燧台。

那被叫做圣使的波斯僧人没有理会他们,只是背着手环视打量了一眼这烽燧台内的场景。

直到他的目光落到了那桌上的两只酒杯上,这才收起了目光,笑道:

“还有一个人。”

两名僧人闻言,当下“噌”的一声冲了出去。

……

视线再回到李白这边。

这一路上李白走的十分忐忑,特别是看到四个熊孩子头顶,那摇摇晃晃的血条的时候,他就一阵心神不宁。

但让他意外的是,接下来的这段路,顺利得超出他的想象。五人就这么一路向北,直接来到了镜花池。

不但没有再遇上“掉入陷阱的小鹿”这样的意外,而且熊孩子们因为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小白鹿身上,这一路上反倒是安分了起来。

“哇,这池子里,真的开了莲花!”

“还有莲蓬呢。”

“我要吃莲子!”

“我也要,我也要!”

捧场王二人组,站在镜花池池边兴奋得手舞足踏、蹦蹦跳跳。

“这池子,不是早就干了么。”

苏灿则是有些纳闷,他之前可是专门打听过,这池塘已经干涸了许久。

不过他也没有深究,双手撑在草地上,坐了下来。

一旁的小花依旧一脸没什么兴趣的表情,她随手拆下老咩的嘴罩,把它放在池塘边的草地上吃草,自己则叼着跟狗尾巴草,双手枕着后脑,舒舒服服地翘着脚躺在了草地上,冰蓝色的眼瞳有些失神地望着头顶飘过的浮云。那小白鹿,则安静地趴在她边上,像是睡着了一般。

“大概是我想多了吧?”

望着眼前这幅平和的场景,李白在心中暗忖道。

“扑通!”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伴随着一道巨大的落水声,眼前的池塘中忽然溅起了高高的水花。

“太白,你们也下来呀,哈哈哈,这水可真凉快的!”

等李白反应过来时,浑身剥得精光的樊浩,正头顶着一片荷叶,手拿着一朵莲花,浑身湿漉漉地朝他挥着手。

“摘一

朵莲花就上来吧,我们还要早些回家呢。”

李白又好气又好笑道,不过也随他去了,无人中最皮实的就是樊浩,就算着点凉问题应该也不大。

“阿浩哥,给我也摘一朵,我还要一个莲蓬。”

小武既想要莲花,又担心不敢下水,便在岸边鼓起勇气冲樊浩喊道。

“好嘞,哥哥给你摘两个!”

樊浩一边又折下一朵莲花,一边转头笑着冲小武道。

“阿灿、小花,我也给你摘一朵。”

“我才不要。”

苏灿坐在池塘边双手抱着腿嘟哝了一句道。

“我要最大的。”

小花则翻了个身,转而趴在了草地上,小~腿乱晃着。

“我也要最大的!”

苏灿闻言,立刻争锋相对道。

“学人精。”

小花手杵着脑袋白了他一眼。

“好了,好了,别吵了,最大的……是我的!”

见两人又要吵起来,李白直接趴到了两人中间,将他们隔开,笑嘻嘻地冲两人道。

于是他在打断了两人真吵的同时,顺利地收获了双份的白眼跟鄙视。

不过眼见着任务就要完成,李白心情很好也就不计较了。

在心情完放松下来之后,他开始好奇地观察起几个熊孩子头顶的“血条”来。之前因为一路上都是精神高度紧张地戒备着,他并没有心思去仔细观察这些。

他先看的是旁边的小花。

只见那血条上显示:血量是200,勇气值是200,友情值是61。

这数据看得李白一愣,不禁在心中叫了一声佩服。

不过接下来几人的数据,就有些平平无奇了——

苏灿:血量100,勇气值40,友情值50。

樊浩:血量150,勇气值60,友情值104。

小武:血量10。勇气值-10,友情值156。

从数据上看,小武除了对李白的友情,其他都一文不值。

而苏灿跟樊浩两人,同样“偏科”很严重。

总的来说,如果按照系统的技能使用要求,除了小花可能勉强了使用技能,其他人战力几乎可以算是0。

所以就算系统给了那么强大的技能,要真遇上危险了,逃跑还是第一选择。

他上辈子见识过太多的背叛,被表面兄弟捅刀子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真要遇到危险了,别说小孩子,就算是成年人,勇气跟友情都不是一个首选项,如果保住自己的性命、财富、地位才是。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不都是这样吗?”

他在心中苦涩地笑了笑。

“来咯,来咯,来分莲子吃咯!”

就在他趴在草地上,迎着湖面吹来的凉风,思绪胡乱飞舞之际,樊浩也已经摘了一大抱,莲花跟莲蓬走了上来,笑呵呵地一人分了一份。

“恭喜宿主,获得三纹紫心莲+2。

“注:三纹紫心莲,稀有灵药,莲花可炼丹,莲子可直接服用,普通人服用可益气延年,修者服用之后可迅速补充修者脏腑元气,加快修炼进度。”

拿到樊浩递过来的莲蓬跟莲花之后,李白脑海中立刻出现了系统的提示音。

“原来任务道具,本身就是宝物啊,那我得再摘几颗才行。”

李白心中一喜。

只是他刚要起身,却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一般,定住了身形。

“不对啊,拿到三纹紫心莲之后,任务不应该就完成了吗?”

他满脸愕然地想道。

一股强烈的不好预感,随之涌上心头。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系统提示音再次响起:

“恭喜宿主,遭遇罕见副本boss,机率万分之一,副本难度升级为s级。副本奖励升级,任务奖励:完整九阳功+1、武当梯云纵+1、精力药水+30、修炼等级经验+1500。”

“等等,你这恭喜从何而来?这种事情有什么好恭喜的?我拒绝,我拒绝,我不玩了行吗?”

李白哪有心思去关心副本奖励,如果他只有自己还好,死了就死了,但这几个熊孩子是无辜的啊,他只想安安生生把他们带回家!

“系统提示,任务已开启,无法拒绝。

“系统提示,任务过程宿主跟队友若是死亡,系统将删除一切宿主跟队友,在这个世界中存在过的数据。”

“系统提示,副本boss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

“系统开始倒数。”

“30”

“29”

“2”

根本不等李白反驳,一道道系统声就像是炸雷一般,接二连三地在他脑海中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