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玄目光一凛,心中冷笑不已,他暂时不想惹事,不代表他怕事,若是有人欺负到他头上来,哪怕惹人怀疑,他也不介意给对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大汉的速度极快,与一米九高的壮硕身形简直不成正比,可惜,他的速度再快,在古玄眼里,也慢得如同乌龟爬行。

就在大汉的手距离古玄还有一尺之时,只见古玄的身影一阵模糊,然后,大汉塞向古玄的药材,竟然已经被塞进他自己的嘴里。

大汉只觉手腕一痛,嘴里一股苦涩的味道,火辣辣的疼痛感,从喉咙落到胃里。

“呸呸!”

大汉吐了几口口水,又干呕一阵,但两株药材已经入肚,根本没法吐出来。

一众药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们连古玄是如何出手的都没看清。

古玄伫立在原地,一张脸上古井无波,从头到尾,就像是没有动过一般。

惟有大汉身后三人中那名灰衣青年,脸色微变,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就凭刚才古玄那一手,他对古玄的身份已经有所怀疑,这绝非普通的药人,否则,云丘昨晚也不会死,甚至连带自己的那一丝灵魂力量都被焚烧殆尽。

这说明,古玄绝非玄级巅峰那么简单,至少,都是王级五星以上的强者!

“臭小子,你竟敢让我吃这药材,我薛坏在药人中,可是排名第一的存在,从来只试吃丹药,你今天,居然让我吞下这不明药性的药材?你这是在找死!”

超美黑长直姑娘清新自然花朵唯美写真

薛坏气急败坏,一米九高的身体,犹如一座大山般撞向古玄。

“不自量力!”

古玄略一皱眉,一指点出,一道劲气爆发开来,击中薛坏。

薛坏一声闷哼,身体重重往后摔去,咚的一声,倒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哎哟。”

突然一声惨叫,薛坏脸色青紫,捂着肚子打起了滚,看样子凄惨无比。

周围的药人们看向古玄的目光变得畏惧起来,连药人中最强的薛坏,居然一招就被打得这么惨?

“那两株药材的药性发作了,快去请药殿的炼药师师兄!”古小年适时吼了一声。

众人这才醒悟,并非是古玄强,而是那两株药材有毒的缘故,才会让薛坏师兄如此痛苦。

辰雷身旁的两人,原本已经被古玄刚才那一击震住,不敢出手,这一番“醒悟”之后,脸色重新变得狰狞起来。

他们跟薛坏都是飞天盟之人,现在薛坏如此痛苦,始作俑者就是眼前这名叫古道的少年,他们岂能不报复?

两人相视一眼,同时冲向古玄,各自施展出一式武学,一拳一掌,掀起狂暴的劲风,左右夹击古玄。

“不好!古道师兄快躲开!”古小年脸色一变,这两人联合起来,实力比起薛坏还强出一半。

“哼,你也跑不了!”

攻击古玄的一名飞天盟之人一声冷笑,扩大攻击范围,将古小年也笼罩了起来,要将他一同斩杀!

古小年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压来,空气被挤压,呼吸变得不畅,这一击太强了,纵然只是被波及,也分非古小年能挡住的。

他,不过初入玄级而已,根本不是这两位玄级巅峰的一合之敌。

古小年一脸惨白,刚刚成为药人三天,心里还在憧憬能成为外门弟子,现在,却要死了?

就算不死,也会残废。

古小年闭上了眼睛,根本没想过反抗,实力差距太大了!

古玄冷哼一声:“作为武者,没有一点眼力劲儿,可注定会夭折!”

两指点出,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落在攻来的两人胸口。

咔擦。

两人胸骨齐断,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

秒杀!

而且仅仅是两指!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古小年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原本以为自己必死,但是,古道师兄一出手,竟然如此轻易就将那两人打败?

“何人在此喧哗闹事!这里虽然是试药阁,但也是在药殿之中,你们这群低贱的药人,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试药阁外,一名眉宇间傲气十足的青年走了进来。

“居然是岳阳宇师兄,他可是柳炎师兄的同门好友,最是看不起我们药人,那古玄惨了。”有人小声嘀咕。

岳阳宇一进屋,目光就落在古玄身上。

没办法,古玄站在屋里的中间位置,其他人化身围观群众看着他,太引人注目。

岳阳宇冷哼一声,怒道:“新来的药人,古道是?别以为是由柳炎师兄领进门,就有资格耀武扬威。你的职责,是试药,今天的试药任务,就由你来完成!”

“嘶——”

倒吸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试药可是危险工作,一般药人,最多一天试一次药,甚至几天,十天半月才试药一次,这样才能保证之前的药物药性耗尽。

一天试药几次,药性无论相融还是相斥,作为试药之人,都会遭受极大的痛苦。

今天的试药任务,还有十次左右,吃下十种药性不明的药物,就算是玄级巅峰的身体,也只有死路一条!

玄门作为道门分宗,有众多炼药师依附,寻常药物可不需要试,需要试的药物,绝不一般,连炼药师们都把不准其药性,大多有害。

岳阳宇如此要求,那跟亲手斩杀了古玄没什么两样。

辰雷在岳阳宇进来的那一刻,就悄无声息融入了一众药人之中,他原本想亲自出手,再试探一番古玄,但现在看来,不必了。

屋内落针可闻,只余下薛坏的呻吟声,可惜,岳阳宇看都没看他一眼,药人在他眼里,也就是试药的牲畜罢了,死就死了,不值得救。

“怎么,还不开始?莫非要我亲自动手喂你?”岳阳宇眼神冰冷地盯着古玄。

古小年嘀咕道:“古道师兄,快给岳阳宇师兄认错呀,这样或许还能保住一命。”

古玄却是微微一笑,试药而已,何须如此小题大做,再说,以他对各种药物的了解,又何须去品尝?

“只有不合格的炼药师,才会需要他人试药。”古玄望着岳阳宇,浑然没把对方那要杀人的目光放在眼里。

“好!好!好一个狂妄的药人!这些药试完了,若你还不死,那我亲自给你准备让你一试就死的药材!”岳阳宇冷笑连连,这古道太不知好歹!

古玄笑道:“只怕玄门之中,还没有能让我中毒的药材。不瞒你说,我也是一名炼药师,虽然品级低了点,但至少,不需要人试药。”

“看好了,我不得不教教你,药,何须人试?”古玄走到长桌旁,拿起了最左边的一颗半成品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