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3月

() 从上次跟天成汽车公司管理层的接触过程中,叶佳怡对他们的管理结构就有了大致判断,董事长老周虽然下放了部分权利,但重大事项还得由他做决定。

如今,天成汽车公司的电动汽车项目已经完成了各项试验,下一步究竟是筹建电动汽车生产线,还是再观望一段时间?董事长不发话,副手们根本不能过问。

叶佳怡理解总工程师老汪的心情,作为技术顾问,没得到董事长授权,又何必操那份心?

既然从老汪这里得不到任何信息,叶佳怡只好拨通了老周的电话,“周总你好!我是昌达集团叶佳怡。”

“叶佳怡?哦,叶总,你好!”

“周总,我冒昧给你打电话,没打扰到你吧?”

“叶总怎么如此客气?一个电话,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请问你有什么事?”老周显得很热情。

“我想问问,关于蓄电池的性能实测,你们做完了吗?”

“做完了,你是打听实测结果吧?汪总没有告诉你吗?”嘿嘿,这么点事,两位老总还踢起了皮球!

叶佳怡摇头苦笑一下,“没有,他说完成测试以后,就把结果给你了。”

“哦,结果是在我这里,我马上给你传真过去。”

叶佳怡已经从老汪那里知道了大致情况,对于实测结果她并不是很关心了,“周总,我想打听一下,对于天成汽车公司的电动汽车项目,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阳光美女

“下一步怎么做—-,我正在考虑呢。叶总,正好你打电话来了,要不我还想跟你请教呢,你跟乘胜汽车公司长期打交道,昌达牌蓄电池又成了他们的电动汽车项目唯一的动力配套装置,以你对这个行业的了解,你对电动汽车项目的未来有什么看法?”老周反问道。

“哎哟,周总是汽车行业的专家,在你面前,我只是个小学生,哪敢班门弄斧呀!”

“要说燃油汽车,我对行业倒是了解的比较透彻,谈到新能源汽车,这个行业让我雾里看花,毕竟你们做蓄电池,跟电动汽车行业接触要比我早,应该比我看得远一些。”

“周总,天成汽车公司在决定做电动汽车项目之前,没进行充分调研吗?”叶佳怡道。

“当然做过调研,但自从有了新能源汽车这个概念,就一直被热炒,有时被专家和媒体吹得天花乱坠,加上政府部门的各项政策,很容易让人迷失方向。但是,热闹了一阵过后,又有业内专家泼凉水,对这个行业的前景并不那么看好,一时间真让人无所适从。”老周坦言道。

叶佳怡虽然不是业内专家,但是,自从接触高能蓄电池项目,她就没少跟有关专家打交道,自然也听到了多位专家对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见解,根据她对各类专家的观点进行分析归纳,叶佳怡对新能源汽车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看法。

“的确如周总所言,这个行业在现阶段有点让人看不清楚,但大致的判断还是有的。”叶佳怡道。

“叶总跟电动汽车行业打交道有些时间了,我觉得你一定有自己的见解,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见解谈不上,只是随便聊聊,权当抛砖引玉吧。我认为电动汽车在短期内不可能得到飞速发展,但这个行业在中长期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既然短期前景并不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车企竞相开发自己的电动汽车项目?政府部门还要出 台鼓励政策?你们还要不遗余力地研发高容量蓄电池?”老周对一系列问题感到不理解。

“其实这些问题都不难理解,迫于环保压力和石油资源的不断减少,包括电动汽车在内的新能源汽车,是今后的发展方向,如果一个车企想长期经营下去,就必须开发自己的新能源汽车,而电力驱动汽车是最易于实现的车型。政策鼓励就更好理解了,为了改善环境,减少污染,就得鼓励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但短期内见不到效益,车企没有积极性,只有通过政策扶持,才能让车企重视这个行业。至于我们开发蓄电池,因为这是一个不错的商机,为什么不抓住呢?”叶佳怡道。

“如今,天成汽车公司把自己的电动汽车项目开发出来了,马上建设生产线吧,几个十几个亿的投资砸进去,短期内市场前景又不明朗,那风险实在是太大了!要是将其束之高阁,又怕落在其他车企后面,真是进退两难,不好决断。叶总,据你所知,乘胜汽车公司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

叶佳怡理解老周的难处,作为一家民营车企,风险太大的事确实会让他们望而却步,但止步不前,不仅对前期开发投入的资金和人力造成浪费,而且也是对企业的未来不负责任,“周总,要想分散风险,你可以把项目分期建设,先建一期工程,如果电动汽车市场好,再续建第二第三期工程,这样做,风险是不是就小多了?”叶佳怡建议道。

真是旁观者清,当事者迷,老周一拍桌子,“分期建设?对呀,好主意!可

以根据电动汽车的市场前景,再做进一步决定。”

“一期工程投资不会很大,即使市场不明朗,给企业造成的损失也不大,而且把整个项目分期建设,对外界也好交代。你可以利用一期工程生产的产品,进行市场布局和开发,一旦发现市场潜力,可以马上建设二期工程。你觉得这样是不是很从容?”

“叶总,上次你们一行来天成公司,跟你单独交流不多,没想到你对项目运作和管理有这么高的见解!你的意见用一个词形容,叫什么来着?哦,叫醍醐灌顶!让我深受启发,今后应该多向你学习。”

“周总太谦虚了,你是企业家,我就是随便说说,哪称得上见解呀!不过周总,你们接下来究竟有什么打算呢?”谈了这么半天,叶佳怡最想知道的是老周的想法。

“你不是说了嘛,分期建设呀!”

“你别听我说,那只是我的意见,关键是你打算怎么做?”

“就按照你的建议,分期建设电动汽车生产线,我们规划的目标是年产电动汽车两万辆,那就分两期工程建设,每期一万辆。”聊到现在,老周把实底交了出来。

“周总,蓄电池的实测结果已经出来了,刚才你又确定了电动汽车项目的下一步目标,我冒昧地问一句,对于电动汽车的动力系统,你准备选择哪一家跟你们配套?”叶佳怡道。

“哪一家?还用问吗?当然是你们昌达集团啦!否则我也不会跟你聊这么长时间。选择昌达牌蓄电池,原因是你们的产品性能确实不错,主要指标比其他厂商的产品要高出一截,但是叶总,这价格还只字未提,你不会看见我选定了昌达牌蓄电池,就趁机抬价吧?呃,你能不能透露一下给乘胜汽车公司的价格?”老周倒是坦率。

“周总对昌达集团还不了解,我们都不是那样的人,价格上绝对公平,从来不会乱抬价,给乘胜汽车公司的定价,也给你们同样的价格。”叶佳怡道。

“虽然还没到签订供货合同的时候,但我觉得价格上怎么也应该比乘胜汽车公司低一些。”

“那是为什么?我不是说了嘛,同样的产品,价格上一视同仁,否则我们没法给其他用户交代。”

“叶总,我是搞技术出身,对新产品的应用实测多少还是了解一些,昌达牌蓄电池在乘胜汽车公司测试,花费了你们多少精力?你们为此投入了多少资金?这些情况你应该最清楚。在我们这里实测,昌达集团除了提供样品,又花了多少精力和资金?当然,你们的蓄电池是在乘胜汽车公司通过实测,性能得到验证后,才在我们的实测中节省了精力和资金,但终究是节省了。”这老周抠得很细啊!

“你说的也是事实,不过节省这点资金和精力,不足以成为你要求享受价格优惠的条件吧?要不这样,价格问题留到签订供货合同再谈,周总觉得怎么样?”叶佳怡道。

“好吧,无论如何感谢你对我们电动汽车项目提供的建议。”

“周总,我还想问一句,如果天成汽车公司的电动汽车项目要进行工业化生产,你们打算从何时开始实施?”

“这个—-,估计得半年以后,毕竟要先做设计嘛。”

……

有了乘胜和天成两家汽车公司的电动汽车项目做保证,蓄电池的规模化工业生产就可以正式实施了,按照童博士的规划,把九万套蓄电池分三期工程建设,项目的投资额度和风险就降低了一多半。

叶佳怡向关云天汇报了蓄电池的市场和工业化生产一期工程的准备情况,本来以为投资很大的项目,现在实行分期建设,不仅投资分散了,而且风险降到了最低,令关云天非常欣慰,“这点投资对昌达集团的财务状况形不成多大压力,你让童博士他们不要有任何后顾之忧。”

“项目进行到现在这个阶段,童伟他们团队只在将来的设备调试和试产过程中比较忙碌,车间建设和设备安装期间,他们应该很清闲。我有个想法,不知是否恰当?”叶佳怡有些迟疑。

“你说话从来都是简洁明快的,今天怎么啦?有什么想法,先说来听听。”

“在跟乘胜汽车公司老许洽谈供货合同的时候,他谈到废旧蓄电池的回收处理问题,也是阻碍电动汽车往前发展的因素之一,我从有关资料中也看到了类似的情况分析,我认为这确实是个问题,新能源汽车替代燃油车,主要目的之一,便是为了消除污染,保护环境,如果电动汽车的废旧蓄电池得不到有效处理,照样对环境造成污染,这样的替代,又有什么意义呢?”叶佳怡道。

关云天点点头,“你的意思……?”

“废旧蓄电池的回收处理,看上去不那么高大上,但其中蕴含着巨大商机,我认为这甚至比开发生产蓄电池都更值得去做。”

“哦,这个行业那么重要吗?目前有没有企业在做呢?”关云天有些将信将疑。

“随着电动汽车的面市,生

产蓄电池的企业将会越来越多,但废旧蓄电池的回收和无害化处理,技术门槛高,也没有多少人看得上,现在还处于空白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