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了。

天惨云垂地,凄凉雪,三军鼓声震荒野,铁甲雄兵挥戈踏起枯草。

白雨珺一身白衣手持龙枪剿杀邪魔,将某个邪魔斩杀后立于天空遥望北方,白色风雪所在逐渐沸腾,被驱赶进雪原的尸海正消融。

觉得应该用天赋让雪更大,方便白色海洋般的冰雪妖物席卷腐尸。

雪白龙角散发肉眼不可见涟漪,范围很大,招来黑云寒风降下风雪,天地素裹,凛冬已至。

“终于消停了,该回去了。”

深呼吸一口冰凉寒风,本能的犯困想冬眠。

“好累~”

鏖战沙场碎铁衣,关外走马,匣里金刀血未干,野火昏黑,天阴鬼哭声嘈嘈,黑压压尸海被白色淹没,山丘枯草坡兵卒兴奋激动后是茫然。

草坡顶,折长功和乔瑾以及九黎大军统领松了口气。

放松之后感受到的是深深疲惫和伤口疼痛,回想最近几日真的是跌宕起伏,没有多少胜利喜悦。

或许朝廷都城会高兴庆祝度过劫难,折长功没有丝毫喜悦。

少女姚姚

胜了,用命填出来的胜利,各部将领上报统计阵亡十七万兵卒,加上受伤将死者或许会达到二十万,出征关外四十万朝廷大军仅有半数存活,在某些人眼里二十万随手可招来,然而那可是二十万人命啊!

折老头真希望自己也死在邪魔手里,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打仗总会有死亡,大肆庆功不合适。

反正白雨珺做不到在惨烈厮杀后开庆功会,关于蛇妖兵伤亡一直未去统计,乔瑾清楚,但白雨珺不敢去问……

天色阴沉,阳光为风雪所阻,盟军没啥事儿了。

古来征战几人回,远离故土来这苦寒之地洒热血,百战死,魂不归,孤魂野鬼游荡徘徊,鬼哭嚎啕,远乡家人翘首以盼。

战争是残酷的,安逸的人不明白,身处安全后方繁华都城流连青楼热血沸腾豪迈吟诗,饮酒高歌,前方胜了大声歌功颂德,输了便谩骂,骂士卒,骂将军,骂官员,骂皇帝,不亲身经历又有何资格指点评论。

利刃划破皮肉肚破肠流苦痛谁人知,马革裹尸还,听起来热血上涌恨不得纵马燕山,谁又知晓孤魂野鬼回荡战场不知归路的凄惨。

冰雪生物白色浪潮淹没黑色尸海,或许不喜欢南地,在解决腐尸后陆陆续续返回北境冰原,而盟军也开始收拢准备返回要塞。

兽群退去,众妖皇妖王浩浩荡荡回南荒十万大山。

白雨珺穿过滚滚浓烟落地,满目疮痍遍地尸骸,其中有许多身穿银甲蛇妖兵,或许是物种特性,即便身死亦冷漠无情,没有痛苦,没有狰狞,女妖兵俏丽男妖兵帅气,大部分蛇妖临死前尽力扭头望向西南,遥望十万大山……

它们一直想回去,可回不去了……

雪花纷纷,掩盖红色土壤和一具具尸体。

乔瑾及另外几个妖帅站在旁边,个个身上带伤疲惫不堪。

白雨珺不知道为了壮大蛇妖一族出兵血战究竟是对是错,难以抉择,或许不出兵的话可以如以往那般混迹山林,浑浑噩噩过一生。

为了开创蛇妖一族盛世,八万妖兵出南荒,无数小小蛇妖精怪从不质疑它们的妖皇,默默出征,奋勇厮杀,直至倒在十万大山千里万里之遥关外。

若是再有灭世危机,白雨珺不知会不会再次率军出征……

“吹号角,召集妖军。”

有妖兵拿出白色兽角形状号角,用力吹响,号角声沉闷呜咽……

呜~

苍凉号角声传向远方。

或单独或十几个一队,分散各处的妖兵朝号角响起的方向集结,扶着伤兵,背着同族遗体,默默走过荒凉战场。

白雨珺站在枯黄草坡顶,期望其他妖兵走的太远需要时间返回……

先进盔甲并不能提供绝对保护,许多妖兵身上护甲遍布划痕,血迹斑斑,僵尸没有血,魔怪血液是黑色的,红色的是自己或战友的血。

等了两个时辰,再也看不到妖兵返回。

集结的妖兵仅有四万。

八万妖兵出南荒,两万留守长城,六万参与进攻邪魔老巢仅剩四万,也就是说惨烈战役当中足有两万蛇妖兵阵亡,几百年来,第一次伤亡如此惨重……

四万疲惫妖兵整齐列队,妖将正在统计伤亡以及尸体,不丢下任何一条蛇妖,就算死也要带回南荒栖息地。

乔瑾看了看依旧站在坡顶动也不动的白雨珺。

站了许久,风吹发丝散乱,紧盯远方期望未回来的妖兵能够听到号角。

号角声在呜咽呼唤……

其实,白雨珺已经看到战场游荡的妖兵亡魂,之所以站着不动是因为那些妖兵亡魂看到了它们的妖皇,誓死追随,本能的飘飘荡荡过来集结,想在队列里找到自己位置……

两万亡魂虚影站在白雨珺面前,目光如以往般信任。

真的不想这样……

抬起袖子擦掉泪水,哽咽讲述。

活着的,已逝的,所有妖兵静静聆听。

“初夏北征,烽火已霜寒……”

“雨珺感谢你们为了这美丽的土地浴血奋战,无论你们身在何方将去往何处,只需记着,我蛇妖一族永远不离不弃,相携相依……”

“蛇妖军所属,皆为同胞手足,望谨记誓言生死与共……”

仰头深呼吸努力不哽咽,脸颊温热。

“吾族两万余同胞战死沙场,魂掩泉台,魄归长夜,生死两茫茫,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蛇兵众英灵尚在,重归队列随我旌旗,同回南荒山野,魂魄安宁,领吾族之祭祀,莫作他乡之鬼,徒为异域之魂……”

“跟我一起……回家。”

族群赢得了发展壮大机会却失去两万余同胞,内心一遍一遍自问是否值得,或许当初应该留在南荒。

面对四万还活着的普普通通低阶蛇妖精怪,白雨珺感受到的只有肩头责任。

自从当年无数蛇类因自己而死开始,白雨珺的命不仅仅属于自己,更属于族群。

两万余亡魂整齐列队,无怨无悔……

之后,白雨珺只下了一个命令,找到所有妖兵遗体带走,带回长城,带回南荒,埋葬十万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