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怎么回事?”

林烟将厨房的门关上,盯着星沉和秦欢两人询问。

她刚才离得太远了,听得云里雾里,裴聿城突然暴怒,这两人又直接拍拍屁股走了,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面对着暴怒状态下的裴聿城,实在是让她很惊慌啊,当然要问清楚了!

“额,没事,什么事都没发生,林小姐,你好奇心太重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秦欢道。

然而,一旁的星沉,看着林烟,眸光却是微微一闪。

“林烟小姐,对……林小姐一定可以帮我!”星沉略微有些激动的盯着林烟。

“我?”林烟下意识指向自己,满脸莫名。

“星沉!”当即,秦欢眉头深皱,“你疯了,你想害死她?!”

“不会的,说不定……聿哥,会听她的……”

此刻的林烟,对于星沉来说便是救命稻草。

“星沉,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心里明白,聿哥是什么人,林小姐不知道,但你我两人,心知肚明,如果刚才,你继续说下去,我或许就得为你收尸了,你清楚吗?”秦欢正色道。

闻声,星沉下意识看向自己的金属手臂,他知道……他知道裴聿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他不能让小月……继续留在那个地方!

治愈系清纯靓丽女孩居家图片

“到底什么事?”看着星辰与秦欢如此,林烟更加紧张了。

到底是什么要命的事情啊?

“林小姐……是我们的一位伙伴,叫凌月,她从小就跟着聿哥,但,几年前,因为一些犯了一些小错,被聿哥惩罚。”星沉盯着林烟,如实说道。

“这样啊,既然是小错,我感觉裴先生也不是小肚量的人,一点小错,差不多就行了,也不至于太严重吧?”林烟道。

“不至于?”秦欢嘴角微微抽动,“刚才这傻子跟聿哥求情,原本,小月两年后就能回来,结果,这一求情,自己弄了一身伤,小月回来的时间,加到了十年!”

“啊?”

听闻此言,林烟神色微诧。

不至于吧?

裴聿城这么不近人情?

“林烟小姐,求你了,你可以帮我和聿哥求求情吗?只要……只要恢复到两年的时间就可以!”星沉激动道。

看着面前伤痕累累的星沉,林烟一脸为难。

星沉可是裴聿城的心腹,他刚才去求情都成了这副模样,还让那个小月加重了惩罚。

她虽然也很想帮忙,可她实在是爱莫能助啊……

“这……虽然我也很想帮你,可是,连你这个心腹去求情都没用,我跟裴先生才认识几天啊!”林烟开口道。

星沉急忙开口:“林烟小姐,只要您答应帮我,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林烟叹气道:“不是我不帮你,我是真的爱莫能助,我……”

星沉:“或者你也直接可以开个价!”

林烟神色无奈:“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你开多少钱?”

星沉:“……”

秦欢:“……”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林烟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她这是疯了吗,要钱不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