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烈留下三枚灵感玉钱,带着吃食出发了。

他不知道自己将脱离队伍多少天,只能尽快赶回去,队伍之中有杨独秀和景泉在,安全方面还是有保障的。

小宁没有急着离开,她慢条斯理吃着肉饼,冲着店小二微微一笑。

“呃,客官有什么吩咐?”店小二之前嚣张,不知道怎么搞的?那个做哥哥的离开之后,面对眼前这名少女,他竟然感到心里突突的。

“嘻嘻,人家心情好!所以打算吃顿霸王餐,不给钱了哦!”小宁手脚麻利的收起吃食,看似揣在宽大衣袍中,实则已经收入储物玉钱。

就她现在的身家,城里很多大家族都拍马难追,而且修炼的功法不说顶顶拔尖也能牢牢占据高端,远远超过九成九同龄人。

“客官,你不要开玩笑!”小二悄悄摸向腰后,可是他的手突然间停住,因为匕首已经横在他的脖子上。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你们这里的规矩不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吗?当然本小姐不屑于与你一般见识,所以给你找个活干,那就是教会本小姐说东泽话。相邻的两个省,说话居然有这么大的差别。从今天起,我就暂时做东泽人好啦!”小宁的目光神采奕奕,这是属于她的征途……

周烈飘然离去,身形如同鬼魅,在街角三晃两晃遁入一座豪华府邸。

梁孔雀还活着,这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占卜玉钱在邵雍老祖手中,那才叫占卜玉钱,在他手中也就相当于普通玉币!反正老祖磕打几下便笃定的说:“梁孔雀啊!这个命中与你相克,又能带来奇异福气的女子就在此城之中。”

当时周烈震惊之余,赶紧在心中发问:“既然她在此地,难道可以帮我们避开追兵?”

刘雨维长发清纯可人迷人

邵雍老祖笑道:“此女居心叵测,正在暗中发展势力,不知她激发了哪尊祖灵的血脉,居然那样没有安全感。又或者她提前预料到了什么,为自己准备了避难所,我们刚好躲进去避避风头,顺便处理那件追射而来的祖坛祭器。这东西如影随形,穿山越岭,力量居然没有减弱多少!你不可能运用出师马一直逃下去,所以在追兵杀过来之前一定要将此器解决掉。”

此刻,周烈依计行事,刚才这顿饭没有浪费多少时间,冥冥中那种紧迫感越来越强烈,说明祖坛祭器很快就会杀到。

梁孔雀坐在轩窗旁正在梳妆打扮,突然之间心血来潮,眼皮跳得厉害。

“怎么了?身在扶风子府邸,我恐慌什么?”她小声嘀咕道,不料身边有人回话:“烈与孔雀姐姐一别多日,甚是想念。这不,大老远赶来小聚一番。”

“你,是你,你是怎么进府的?”梁孔雀手中的金钗吓得掉落地面,不料周烈虚虚一抓将金钗摄到手中,嗤笑道:“行啊!长进多了,这支金钗暗藏灵韵,只要不出百里,都能锁定你的位置,这是给谁留的?”

“该死!”梁孔雀抖动衣袍,嗖然之间消失不见。

周烈并未吃惊,他抬手抓出一道身影,之后一脚踢开暖床上的翻板,带着梁孔雀闪身进入。

耳边响起风声,二人直坠百米,经过三套绳索减速,这才落到实处。

梁孔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方找上门来不说,对她的布置如此熟悉,难道身边出了叛徒?

“快点儿,打开闸门,让我看看你的秘密。”

梁孔雀背着主人修建了这座暗室,确实有着躲避凶险之意,不过究竟躲谁不好说。邵雍老祖在进城之际就算到床上的翻板,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如果能推算到底,那是神仙手段,世间恐怕不允许这种人存在。

“你,周烈,听我说!我远走他乡就是不想与你再起冲突。”

“得了吧!少废话,你远走他乡是为了躲避赵家的追查,毕竟赵异人死的时候,你从中没有起到好的作用,要是赵家知道实情,恐怕一巴掌就得将你拍死。”

听到此话,梁孔雀吓得身体直抖,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煞星会找上门来,是不是意味着赵家也会找上门来?

“愣着干什么?快开门啊!”周烈催促。

“是是……”梁孔雀镇静下来,她现在身处附体期,祖灵可以起到关键性作用,并未从周烈身上感受到杀意,所以最起码能够确认一点,对方并非为了杀她而来。

既然没有杀她之意,梁孔雀决定谨小慎微伺候着,如果能找到机会投怀送抱,以这煞星今天表现出来的霸道实力,似乎大概可以接受。

瞬息之间,梁孔雀想多了!

她掏出九转子母锁的钥匙,插入旁边的墙壁上,“咯楞楞”转动几圈,吃力地推开厚重大门。

这是一间四四方方暗室,出乎意料的是,里面收拾得非常整洁,特制架子上分门别类摆放着各式各样物品,还储备了相当多粮食。

周烈拉着梁孔雀进门,大门咯楞楞合并。

桌面上自动燃起油灯,豌豆粒大的火苗跳了几跳,迸发出刺眼亮光,不但驱走了黑暗,而且让室内变得温暖起来。

只见靠墙摆放着一张琴案,上面放着古琴。墙壁上的空白地方挥毫泼墨画着山水人家,桌上那盏油灯照耀着一副棋盘,忽而闻到书卷香气。

“哦?琴棋书画?好雅致的清静之所,真是令人意外,我还以为这下面堆满了尸体呢!你在修炼邪功,所以要避到暗处!”

令周烈更加吃惊的是,梁孔雀温婉一笑,身上散发出颠倒众生的气息,哪怕气息尚浅,仍然让他这个六品修士有种醺醺然的感觉,如果放在战场上,这就是越级挑战,而且还成功了。

“再敢魅惑我,小心你的项上人头。”周烈的额头闪过银光,梁孔雀这点道行轰然崩碎,在他面前不起任何作用。

“我没有,不敢……”梁孔雀吓得心头一激灵,刚才她是发乎于心受到周烈吸引才笑得那般温婉自然,难道对方竟是玉娘说的命定克星?

她赶紧压下念头,忽听周烈说道:“原来如此,我说你怎么这样小心,原来是谋这座府邸的传承秘籍。”

“啊?这你都知道?”梁孔雀惊得瘫软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