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3月

“难道不是吗?”君九冷笑看着众人,语气轻狂鄙夷。

这被君九本人亲自戳穿遮羞布,剑宗和沧海宗的人脸色瞬间难看极了。君小蕾插嘴说:“你们剑宗和沧海宗打不过惹不起天囚,就找天武宗麻烦,不要脸不知羞耻!”

“君小蕾你这个叛徒竟然也在,待我抓住你定要以判宗处置你!”沧海宗长老一见君小蕾,立马转移话题瞪眼怒斥。

君小蕾才不怕,“你先抓住我再说吧!”

“小师叔你快过来,我们在这边断桥也是一样的!”王启昂站在桥边上,焦急的朝君九吼道。

“君九休想逃!”剑宗长老大手一挥,众人立马一字散开包围君九和阎海。前面是虎视眈眈的敌人,背后是悬崖木桥。

目光冰冷,君九指尖摩擦了一下剑柄。她开口冷冽:“君小蕾,王启昂。我拖住他们,你们先断桥。”

“好!”君小蕾和王启昂立马拔剑开始断桥。

桥锁有五根,只要留着最后一根让君九过来就够了!剑宗,沧海宗他们发现了君九的意图,当即想要阻止。

然而一步迈出,君九抬手白月剑指他们。“想要阻止?先过我这一关。”

“君九,你休得猖狂!如臭未干的小娃娃也敢在我等面前大放厥词,不知天高地厚,看老夫好好教育你一番!”剑宗二长老说罢,闪身拔剑冲向君九。

沧海宗长老开口:“所有人一起上!”

吟不尽的段段相思

几十人一拥而上,场面骇人,阎海紧紧握住剑柄,控制自己手腕颤抖的弧度。他走到君九身边,“君九,我与你并肩作战!”

“喵!”小五磨爪蓄势待发。

君九:“力以赴吧。”

一群人,剑宗普通弟子结成剑阵,沧海宗弟子辅佐在外封锁君九的退路。剑宗和沧海宗长老在内,出手狠辣攻击君九。

但凡能当上长老的,怎么着都是六级灵师往上。可偏偏一群人竟然抓不住君九,只见君九身影鬼魅,长剑所向竟然都只是虚影。君九速度太快了!

她根本不和他们正面交锋,就跟猫逗耗子一样拖着他们。当他们有人要冲过木桥阻止君小蕾他们断桥时,准会被君九一脚踹下悬崖。一次两次,渐渐弟子们不敢再冲了。

“君九!你再不束手就擒,我就杀了他!”

闻声,君九抬头只见阎海被剑宗二长老抓住。利剑紧贴在阎海的脖子上,用力不轻割破了皮肉流出鲜血。

威胁她?

君九看也不看,冷笑执剑。“动手呀?他的死活,与我何干。”

“你!”剑宗二长老没想到君九居然这么说。再看阎海,居然不是失望的表情反而一副如负释重。剑宗二长老气的要吐血,“叛徒我留你何用?滚开!”

要杀阎海,可又想到阎海和剑宗宗主的关系,只能忍住,一脚将阎海踹到边上去。剑宗二长老咬牙切齿,恶狠狠瞪着君九。“放火!把木桥烧了,我看她怎么躲?”

糟了!

&nb

sp; 小五跳到君九身边,猫瞳里露出担心。要是木桥被烧了,主人还没有过去怎么办?到时候岂不是成了瓮中捉鳖里的鳖。

剑宗弟子和沧海宗弟子立马放火。木桥是木头做的,又干燥,一把火下去立马烧起来,根本来不及阻止。对面君小蕾和王启昂快急疯了,可他们无法过来。

“哈哈哈!君九,现在看你怎么逃?你已经无路可逃了。”

“不,还有一条路。我杀了你们照样可以走。”君九闪身,白月洋溢着冷冽杀气一剑斩下!

啊!

君九猛地出击,一群弟子没反应过来瞬间命断剑下。待到双方长老回过神,君九已经连杀了七八个弟子。她如厉鬼,杀人无形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