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刚来,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有个屁的行动。

丁奉如此说完是因为干坏事没叫上兄弟,心里愧疚。

拉着蒋钦走到河边,故作深沉的说道:“昨天咱们沿着海岸线转了那么久也没看到尽头,由此可见这座岛屿绝对不比夷州小,可惜语言不通,想找个人带路都做不到。”

提起正事,蒋钦脸色也变的严肃起来,盯着河水思索许久才说道:“语言不通确实是个问题,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明天你我各带一队人分两个方向探索,和在夷州一样,收集土壤作物,勘画地图,记录土著生活习性,半月之后回这里集合。”

丁奉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站在河边三两句话就将未来的行程给定了下来,再回头时发现将士们已经埋锅准备做饭,绿姬则像个傻愣愣的孩子一样,茫然的看着他们挖坑。

蒋钦没见过她身涂满树汁的样子,只觉得小女孩一脸娇羞,清纯可人,如此姑娘竟被……他越看丁奉越觉得胀气,趁其不注意抬腿就是一脚。

丁奉被踹倒在地,脸色不善的质问道:“踢我干嘛?”

蒋钦冷哼道:“长眼睛出气的,没看见这缺点啥吗,进林子里打几只野味,再弄些野菜去,那么大人了闲的你。”

丁奉:“……”官大一级压死人,我忍。

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一万个不情愿的带着几名属下离去。

再次回来时手中多了几只野鸡,与大汉的野鸡略有不同,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这是我们最初的起点

当然,对于吃货来说什么品种都无所谓,能下锅就行。

丁奉随手将野鸡一扔,说道:“没找到认识的野菜,至于不认识的,谁知道有没有毒,将就吃吧。”

蒋钦撇了撇嘴,接过野鸡问属下要来热水,亲自拔毛清洗。

他有一个让同行很不耻的爱好,烹饪。

曹昂将铁锅和炒菜弄出来之后更加热衷此道,为此不惜派人绑架第一楼的厨师。

许都第一楼总店他是不敢去的,但是分店嘛。

功夫不负苦心人,经过数年努力他的厨艺冠绝江东,不当将军的话,做个厨子也绝对能养活一家人。

船上调料很充足,拔毛去肚,洗净切块,倒入热油锅内翻炒,手法娴熟的让人眼花缭乱。

耐心等了许久,锅盖揭开一股香味扑面而来,几个脸皮比较厚的士兵拿着碗就要过去抢,丁奉一脚一个将他们部踹开,义正言辞的骂道:“风度,风度懂吗,别给我在异族国土上丢大汉的脸,好歹让让人家。”

说完抢过属下手中的瓷碗,又从蒋钦手中拿过铲子,挑最肥的舀了满满一碗走到绿姬面前,将碗递给她,无比霸道的说道:“吃。”

绿姬从未闻到过如此诱人的香味,看着锅中肉食眼中满是希冀,想要上去又碍于蒋钦等人不敢妄动,见丁奉递来肉碗,下意识的接住。

丁奉笑了笑,用手捏起一块鸡肉塞进嘴里,边嚼边向她示意。

绿姬学着他的样子同样拿了一块,塞进口中刚嚼几口脸上便露出了迷醉的表情,就连双眼都眯成了一条缝。

连续吃完三块后端着碗跑了,跑了……丁奉一阵愕然。

蒋钦却看着她离去的方向说道:“没看出来还是个孝女,承渊,再去打几只野鸡,实在不行抓几条鱼来,让村里百姓感受一下我大汉的热情。”

丁奉哀嚎道:“为什么又是我?”

蒋钦扬起铲子做势要打,揶揄的问道:“你说呢?”

丁奉:“……”屁大点事就给我穿小鞋,至于吗你。

他只好提着钢刀再次出发。

离开没多久,村子里的人涌了出来,二百多号啊,男女老少拖家带口的,刚到地方就将那几口正冒着热气的锅给围了。

蒋钦也没为难,命将士主动退开,将饭菜让给了他们。

好像是村长的驼背老者叽里呜啦说了一通,不管蒋钦有没有听懂,直接将手伸进锅里。

然后迅速取出,在原地又是甩抖又是哈气。

蒋钦看的那叫一个无语,锅底烧着火呢,烫的跟什么似的,你可真有勇气。

没办法,他只好用铲子舀到碗里逐一递给村民。

又等了许久,丁奉带着猎物返回,拔毛破肚,烧火做饭,先前的流程又走了一遍。

野鸡草鱼,加上他们从江东带来的泡菜调料等,让二百多村民美美的享受了一顿大汉美食。

吃完之后驼背老者带着十几个女孩走到蒋钦和丁奉面前,将她们推到两人身边,头也不回的离去。

两人懵了。

什么意思,吃饭送闺女?

蒋钦刚才发现,村里女人比男人多了两三倍,送出十几个还真不心疼。

可这也太豪橫了吧,让人怎么好意思嘛。

当晚他们在河边扎起了帐篷,将绿姬她们安排在了帐篷之中。

第二天早晨随便吃了点饭,蒋钦就与丁奉按照约定,各带一队人马分别行动了。

离开的时候村相送,人家这么热情,身为礼仪之邦的大汉子民也不能太小气不是,蒋钦没怎么思量便将十几口铁锅连同数百只碗碟送给了他们,兴奋的驼背村长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晕死过去。

与蒋钦分开后,丁奉带着绿姬和几名土著女子向南行去,走出几十里又遇见一个村庄。

村里的人看见他们有些害怕没敢上前,丁奉也懒的跟他们打交道,直接越村而过。

勘察地形的同时,丁奉还一个劲的教绿姬汉语。

这里土地如此肥沃,没发现则罢,既然发现了,将来肯定是要移民开发的,移民就少不了跟土著打交道,老鸡同鸭讲怎么行?

不知不觉走了七天,七天来他们经过了无数村庄,却始终没看见一个人口过万的城镇,让人忍不住感叹,此岛不是一般的荒凉。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他在来的路上发现了许多大汉没有的香料。

第八天丁奉来到海岸,望着茫茫大海说道:“走穿了,咱们是从北向南走的,按每天两百里算,一千四百里,方圆千里,快赶上大汉一个州了,特么的,这次出来的值,回去。”

原路返回又走了七天,再次来到绿姬所在的村子,见蒋钦早已在河边营寨等待,诧异的问道:“你怎么这么快?”

蒋钦笑道:“我是从东向西走的,走了四百多里就到了海边,只好返了回来。”

丁奉闻言一阵遗憾,失落的说道:“只有五百里啊?”

蒋钦不明所以,开口询问原因。

丁奉说道:“此岛从南到北一千四百里,由东向西五百里,比徐州小点。”

蒋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