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又过了数天,有一尊天王返回,这是一尊气息霸裂的天王,躯体上满是伤痕,脸上还留有疤痕,不知是什么生灵所伤,至今都无法抹去。

他带来了一则消息,让所有天王振奋:“起源古城是考验,必须通过最终的考验才能拿到大道本源。”

他言及自己找到了那座城,甚至与守城生灵交谈,得到了这则消息。

而开启起源古城,起码需要百尊天王才行,所以他才会出来通知这些天王。

沉浸了数日后,整个聚集地沸腾了,一百五十尊以上的天王齐出,整片天穹都变了颜色。

嗷吼……”有异兽天王啸,且有沸腾的血气,让天穹都颤抖了起来。

沈睿讶异,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虚空扭曲,天地变色,如此之多的天王让天地都为之色变,

鳞甲森森,杀气滚滚,一看就是历经过生死的洗礼。

天王入天府域!

这群生灵,呼啸天地,赶星追月,无所不能,血气压盖天宇,恐怖滔天。

“如此盛景,不知能有几人归。”老狐狸感叹道。

这样的情景,在渊海万界时代,根本不可能见到。

长发大眼美女清纯私房温婉舒雅养眼图片

三人并没有随着他们进入,而是另选了一条道路,隐秘的进入了天府域。

随着这第一批次,一百多尊天王的进入,虚空中不时有可怕的气息浮现,不见踪影,只能看到翻腾的白色雾气。

步入天府域中,目光与感知瞬间被压制到了极低,不过还好之前老狐狸在几尊天王身上留有追踪痕迹。

模糊的巡着感知,也没有迷失方向。

将近二十天后,他们能感知到许多杂乱磅礴的气息了。

“那是……”老狐狸一双硕大的眸子露出精光,瞪着前方,有些发怔。

沈睿也是吃惊,没有想到见到了这样一幅异象。

在这天地角,有一座宏伟的巨城的坐落在前方,气象万千,似乎万古不朽。

所有天王都停在了这里? 不再向前,这座古城有一种苍茫的大气,流动有特殊的力量。

“起源古城……”一些天王都露出惊容? 它很雄伟? 亦很神秘,非常冲击人的视觉。

占地极广? 城墙若山岭,绵延无尽? 城楼高大壮阔? 一对厚重的城门闭合着。

一道道银白色的雾气垂挂? 让整座古城看起来神秘而宏大。

诸多天王止步在这里? 或体如巨山,或羽翅遮天? 一个个雄踞一方。

古城前? 天王无声,无比地压抑,那古老的城体充满了压迫感。

沈睿皱眉,感觉到了一种沧桑与霸气,这座巨城给人的感觉非常的恢宏浩大? 像是亘古长存,不是刚刚建立。

在这里的天王已经有接近两百尊天王了,然而那门户却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滚开!”后方虚空震动,有暴烈的声音传来,引得众天王侧目,谁敢如此猖狂。

有金光纵横而至,有生灵骑着一只银白色的狮子,通体覆盖着鳞片,这是一只异兽,气息可怕,居然也是天王。

巧合的是,银白色狮子正从沈睿三人的方向而来,刚刚那声滚开正是对三人以及附近的其他几尊天王出声。

沈睿皱眉,帝江冷目,唯有老狐狸神色不变,拽开了两人,让出了一条道路。

“你是何人…竟然…”有一尊天王不愿丢人,话还没说完,那尊银色狮子就到了近前,直接吞掉了这尊天王,秒杀!

众人这才看清其上坐着的生灵,**着上半身,唯我独尊,眸子比神灯还刺眼,肌肉狰狞,如同扎龙。

银色狮子快若闪电,血气拍动苍穹,震的这里一片摇动。

“几位道兄倒是识时务,留得一条性命。”旁边有天王轻语,隐含讥讽之色。

“那位大人,一看就是人中龙凤,无敌之资,我们可不敢对抗,不若您去试探一番?”老狐狸笑眯眯的反驳。

那天王脸色微变,冷哼一声,离开了这里,他倒是想把三人当枪使,去试探一下。

而老狐狸一眼看穿了他的想法。

“这是一尊巅峰天王,怎么如此高调?”沈睿望着已经走到最前列的银色狮子疑惑道。

“兽灵山的家伙,我倒是有此人的消息,兽神麾下的银狮王,生性暴虐,自幼与银狮相存,兽性大的惊人。”

老狐狸暗中解释道。

兽神是一尊隐世实道存在,现在则在渊海大世界创建了兽灵山,势力庞大。

在场的大部分天王不认识此人,不过也不敢贸然出声,只能静静看着。

“为何还不开门!”银狮王大喝,对着起源古城,惊呆了一众天王。

居然在喝问这座古城,简直是无敌猛人。

“还未到时候…”更令人吃惊的是,古城居然传来了回应。

“给个准确的时间!”银狮王不满道。

“三天后…”古城的确给了一个准确的时间,银狮王这才满意,寻了一个地方休息去了。

银狮匍匐在地上,气息澎湃的惊人,兽瞳都是银色的,几欲择人而噬。

过了一日,那些巅峰天王似乎都扎堆跳了出来。

双子天王至此,两人步履一致,动作眼神,皆如一人,难以分辨。

银狮王睁眼,与双子天王对视,发出了一声蔑视的笑声,没有理会。

又有一尊绝世丽人到来,飘逸如仙,戴着一抹轻纱,一对眸子藏着三千弱水。

“兕微仙子…东土仙域的人,仙王的直系后代,急宠爱于一身。”老狐狸也认得此人。

东土仙域的仙王,近来名声显赫,便是沈睿也也有所耳闻。

银狮王这次反应不一样了,**裸的看着兕微仙子,眸光炽热无比,是个人都知道他在想什么。

甚至当即寻了一尊天王级别的美貌女性去行苟且之事了,震的天际轰鸣,持续了接近一天,看的沈睿嘴角一阵抽搐。

“真是兽性极大…”

沈睿着实没想到,这银狮王能干出来这种事情。

兕微仙子眸光平静无波,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很淡然。

倒是看戏的大部分天王也是目瞪口呆,肉欲对他们来说理应是可以由心控制的,哪有银狮王这样的。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