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没有想到,这么小的小宠物,竟然能一嘴咬着妖兽不松口,这简直就是太挑战人生了!怎么现在的宠物都这么的厉害吗?那牙是金刚石的啊!

“松开,给我松开!”肖果果拿出了长枪,一边击打那刺尾虎,一边如此说道,弄的妖兽都哭了。

看好了,是它被咬了,你到底是让谁松嘴啊!混蛋!

这个瞬间,旺财还挺高兴,觉得这主人靠谱,知道来帮忙!而它听到小胖的呼喊声,也当没有听到,一点都没有体谅它头上小胖的打算。

小胖毕竟还小,这才出世不久,哪里能长得那么强壮,经受得起这么剧烈的摇晃?

“主人救命啊!我要吐了!这个傻缺狗,我一定要尿它头上!”小胖一边说,一边飙泪,在心中向着肖果果求救。

肖果果无奈,也挺同情小胖的,这选择坐骑是个技术活,选个自控能力差的,的确是随时要面对这么尴尬的情况的。肖果果心疼也没有办法,只是加快了攻击,这个时候肖果果也不敢用灵印诀,因为旺财和小胖在人家身上,肖果果害怕误伤了。

此刻的肖果果拿着长枪,好似一个女斗士一样,一身的青色衣衫,愣是让她穿出了英姿飒爽的感觉,只因为人家一杆枪就敢单挑六级妖兽,人家凝气修士,就敢直接上战场!而他们呢,思前顾后,完没有这个勇气。

“你们丢人不丢人呀,我们草药峰的脸还要不要了?看看通天峰的地址,凝气修士,就敢往妖兽群里冲,你们呢?”冯长老用轻飘飘的语气如此说道,顿时所有弟子都觉得脸上一红。

这一次,不管是凝气弟子还是筑基弟子,都觉得脸面有些挂不住了。若是此前凝气弟子,仗着自己修为低,还能找着借口,不往前面冲,肖果果的出现简直打破了所有人的遮羞布,让他们羞愧不已。

当然,因为有筑基弟子在前面挡着,弟子还是轻轻地松了一口气,没有最丢人,只有更丢人,这种感觉还真的不错,至少他们不是垫底的。

但是话说回来,能跟六级妖兽打个平手的凝气弟子,那能是一般人吗?都说通天峰的弟子,资质出众能力卓越,无人能比。此前他们只认为是有人为了讨好通天峰,故意这么说的,是以讹传讹,现在才知道,说的都是特么的大实话。

岁月静好学生服单车美眉图片

这肖果果肯定不正常,至少在他们眼中是不正常的,所以他们怎么会用疯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呢?少数能想明白这个理论的弟子还是假装没听到冯长老的话,站在结丹师叔们的保护圈内,准备老老实实的做一个没出息的活人,也不过去,做一个冲动的死人。

“诸位师弟,跟着我冲啊,今天了结这群妖兽,内丹都是我们的!”

到底还有血气男儿,不愿意自己的脸面被一个女子踩在脚下,血气上头之后,生死也被置之度外,提着法宝就往前冲,还呼唤身后有同样想法的人。

有了一个,就有两个,人家都不怕,我怕个毛!怀着这样的想法,筑基弟子们一个个都拼了命的往前冲,他们就不相信了,冯师叔能看着他们战死!

单纯的孩子们哪里能想到,冯师叔是野生放养派的,他相信弟子们能够根据先天的条件,适应一切恶劣的后天环境。他能做的是保住他们的小命儿,手啊脚呀,不在保护范围之内呀!

“长老,长老!你听我说,这样下去不行呀,弟子们可是宗门的宝贵财富啊,不能折损在这里啊!”

负责任的结丹师伯这么说着,头上冷汗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峰主这是多想不开,非得让冯长老过来,这不是怕他们日子过得太安逸,命太长吗?

“废话这么多,不如好好看着,那边的十个妖兽,你们看着点儿,剩下这边的十几个我看着就是了。”

冯师叔摆摆手,以一种挥别苍蝇的姿态,如此说,让两个结丹讲师彻底的没话了,赶忙飞身到了被指定的妖兽身边,手中拿着法宝,随时准备给妖兽们致命一击。哪怕让冯长老不满意了,不高兴了,他们也不想让弟子白白送命。

筑基弟子的加入,让场面瞬间就变得平衡了起来,此前肖果果他们三个人支撑的实在是有些费劲,胡师兄和白胖子,不要说帮肖果果了,保自己尚且不能,都是冯长老一下一下帮着偷袭的。

三个人对付三十个妖兽,场面可想而知。肖果果负责攻击刺尾虎,白胖子和胡师兄则负责阻拦边上想要趁火打劫的妖兽们,因此肖果果也是拼尽了力,手中的银霜被舞得虎虎生风,一枪一枪部刺入了刺尾虎的体内。

然而这妖兽终究体型太大,想要彻底收拾了,还是需要时间的,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对他们来说,却好似一个时辰,那么漫长。终于筑基弟子们的加入,缓解了胡师兄和白胖子的压力,而那边肖果果的长枪,带着剧烈的火焰直接刺入了刺尾虎的体内。

肖果果不敢再有任何的犹豫,因为小胖就要抓不住了,这刺尾虎的皮毛就不要了,只求将这两个小东西赶紧弄下来。

果然这一招致命,巨大的刺尾虎有些不甘的倒了下来,巨大的虎尾在这个瞬间还狠狠的抽向了肖果果,让众人看得心中一紧。那虎尾上面是三根巨大的白色骨刺,每一根都有半米长,被磨得十分尖锐,闪着寒光,若是被刺中了,性命难保。

谁都知道,这次刺尾虎的攻击的最厉害的就是尾巴,不仅力量巨大,而且,能破开最坚硬的防御,所以也被称为致命白骨!如今肖果果便是有防御法宝,在这样大力的攻击下,也不一定能够有什么用处。

冯长老看了也是,脸色一紧,手中的灵力就弹射了出去,化成了一道锋利的剑刃,将那刺尾虎的尾巴狠狠的割断,但是,锋利的白骨还是朝着肖果果刺了下去。

冯长老自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右手一道灵厉,众人就见一棵巨大的树木无根而生,直接阻拦了白色骨刺的去向。众人心中一松,看来是安无虞了。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肖果果竟然是个不安分的。就见女子身影猛的一跃,单手抓住了那已经被斩断的,巨大的虎尾,狠狠一抖,就被甩了起来。